写于 2017-06-01 13:03:06| 澳门永利皇宫平台网址| 奇点

影音來源:記者洪群超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遺孀劉霞,26日現身紐約哈維爾基金會活動

這是她7月離開中國後首度參與公開活動並講話;提起亡夫,她止不住落淚,但不願多談,也表示並不認為劉曉波當年若回到公共視野能一呼百應,「我感覺不到,我覺得我也看不到」

劉霞自2010年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後便遭軟禁,劉曉波罹癌逝世後更一度中斷與外界聯繫,最終在今年7月10日獲准離開中國,前往德國居住;但因弟弟劉暉仍在中國,劉霞離開中國後一直低調噤聲,此次於聯合國大會在紐約召開期間抵達紐約,並出席公開活動,引發關注

劉霞此次是同流亡德國的異議作家廖亦武一同前來紐約,出席哈維爾基金會在紐約舉辦的2018年「打破靜默、危機下的勇者作家獎」(Disturbing the Peace, Award for a Courageous Writer at Risk)頒獎典禮,26日下午出席該基金會與美國民主基金會(NED)共同舉辦的「無權者的權力在中國」(The power of the powerless in China)座談會

這不但是劉霞7月抵達德國後,首度前往另一國家,也是她自1996年後再訪紐約

劉霞一露面,全場便爆發出掌聲和歡呼,她笑容滿面,與來到現場的好友舊識擁抱

劉霞在入座開始座談會前,先服用藥物,平靜情緒;但全場座談會中,一提起亡夫劉曉波,她仍不住落淚

➤➤➤ 軟禁8年終獲自由 劉霞赴德就醫 「關於曉波,我到現在都不知道要說什麼」

劉霞在開場中聲音輕柔談到,在劉曉波最後的日子裡,她曾向他說到2009年他剛入獄時,「卡夫卡辦公室曾經給我發來八個問題,其中有一個問題問我,如果有一天劉曉波又回到公共視野,會不會一呼百應」

劉霞說,她當時告訴病榻上的劉曉波,「我回答說,我感覺不到,我覺得我也看不到;曉波聽了後就笑了」

劉霞最後表示,「謝謝這次請我過來,謝謝在座的所有人;這些年來為曉波和我一直努力的朋友們,謝謝大家」

與她一同出席的廖亦武則談到在劉曉波去世後,曾致電劉霞詢問他去世前情境,「劉霞說,曉波走的時候對在場護工、護士、還有一些不明身分的人說,『我要走了,謝謝你們』,不停重複」

廖亦武說,「這個信息透露出來,劉曉波在最後一刻,仍在用他的愛,在對抗這個非常獨裁和凶殘的政權」

➤➤➤ 劉霞堅持嫁「國家的敵人」:愛劉曉波就是「無期徒刑」 但當廖亦武談到,劉霞向他表示「曉波走的時候,兩隻腳上上下下擺動,是在向天堂走去時

」劉霞突然在旁表示「我不是那麼說的」;隨後劉霞情緒略顯激動,幾番欲制止廖亦武再談劉曉波去世前情境,最後在一張白紙上寫字遞給廖亦武,表示劉曉波的話題「到此為止」

眾多紐約本地的劉曉波與劉霞好友當日到場,也對劉霞避談劉曉波表示理解

曾在劉霞1996年首到紐約時在家中招待她的胡平表示,弟弟劉暉仍在中國作為人質,「這對她在海外公開講話限制很大」

同為流亡美國的民運人士呂京花則說,劉霞的噤聲是為了安全,也為了在國內的親人,同時也理解她不願提及劉曉波,「她對曉波的逝世太傷心了,每次提起都情緒激動落淚,現在還在吃藥;她正在學著遺忘,不願意不斷提起」

➤➤➤點我看更多 劉曉波與劉霞的故事